莆田新闻|莆田政务|莆田舆情|本网原创|福建日报看莆田|莆田论坛|莆田视频|财经|房产|汽车|健康生活|妈祖之光|天下莆商|莆阳蔡襄|美丽莆田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“说不定还有希望” 宁乡沩山泥石流中冒死救援遇难者群像

2017-07-13 17:24   来源:红网  责任编辑:莆田站林静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从左至右依次为:严国生、何望林、姜成良、伍华荣、李国军(其他几名遇难者已找不到生前生活照)

9名遇难者名单

周爱香,59岁,家庭人口6人,祖塔村王家湾组村民,6月30日,因暴雨被转移,7月1日12时30分返回家,房屋倒塌被掩埋,至今失踪。

伍华荣,35岁,家庭人口4人,祖塔村伍家组,住房为2015年危改,7月1日15点40分参与救援,16点10分贝泥石流掩埋,17点找到其遗体。

王楚钦,77岁,家庭人口2人,祖塔村王家湾组,三个儿子已经分别分家,7月1日下午14点30分到达抢救现场,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,17点找到遗体。

严国生,63岁,家庭人口4人,祖塔村镜狮组,7月1日15点30分自发参与救援周爱香,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,18点10分找到其遗体。

严卫连,女,59岁,家庭人口5人,祖塔村枣子组,7月1日下午15点40分到达抢救现场, 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。7月2日上午10点找到其遗体。

姜成良,48岁,家庭人口4人,伍家组组长,7月1日15点40分参与救援,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,7月2日上午11点搜索到其遗体。

何望林,52岁,家庭人口3人,村护林员,村救援应急队员,家住刘家组,7月1日15点10分自发参与救援周爱香,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,7月2日16点找到其遗体。

周立生,52岁,家庭人口1人,7月1日下午15点40分到达抢救现场, 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。

李国军,57岁,家庭人口2人,7月1日15点10分自发参与救援周爱香,16点10分被泥石流掩埋。

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杨艳 宁乡报道

这是事发前的村庄

这是事发后的村庄

眼泪、牵挂、救援,还有牺牲。7月1日下午2时,一场泥石流来袭,击垮湖南宁乡沩山乡祖塔村王家湾组。一块块几十吨重的巨石冲下,山下的房屋和田地被摧毁,村民周爱香被埋。

“说不定还有希望”,话音落,救人心切的村民,没有犹豫,没有胆怯,不知从哪迸发出无穷的勇气,一齐冲了上去开始挖泥土救人。未想,一场更大的灾难来袭。下午4点10分,一场更大的泥石流降临,将现场30余人冲走。祖塔村的8名村民,被泥石流冲倒,溘然离去。

何望林,姜成良,李国军,伍华荣,严国生……儿女失去父亲,妻子失去丈夫。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永远地定格在泥石流中。

逝者已矣,精神永存。一场灾难,见证了沩山村民的质朴与勇敢,平凡与伟大。

伍华荣:前往救援时家中已堆了1米高的泥巴

7月1日2时20分许,接到王家湾组出现一起泥石流,村民周爱香被埋的消息,村干部杨明元和伍国强立即前往事故发生点。马路中断,两人走路前往。

路中,遇到村民伍华荣、严存良、李定强、严耐明、姜成飞等人,大家一同赶往王家湾组。一路上,大家讨论着,人是不是还有救。

“6月30日那天,伍华荣家里遭险,后墙垮塌,屋里堆满泥巴。”伍国强跟记者比划着伍华荣家里的泥土深厚,他说,大灾来临,伍华荣想到的不是自家的险情,第一时间赶到了事发现场。

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是参与救援的村民的共识。和所有参与救援的人一样,出事前,35岁的伍华荣正在搬石头,移树枝,完全没有想到一场更大的灾难即将来临。

20分钟不到,周爱香家后的山坡开始抖动,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“跑”,来不及放下手里的树枝,泥石流卷着巨石和树杈,将伍华荣冲到了100米开外的地方。

“他的求生欲望很强,一边脑袋被撞塌,眼珠被撞了出来,但他仍用手摸了脑袋。”从泥土中爬起来的村民严命期等人听到救命声后,立即前去救援。

然而,当村民抓住伍华荣伸出的手,将人扯出来的时候,伍华荣已被泥石水冲灌,失去了生命体征。

“荣娃子,是真心实意地在抢险,是个有诚意的角色。”说起伍华荣,72岁的严花周湿了眼眶,他说,平日里,伍华荣是个爱帮忙的人,没想,这么年轻就离去了。

伍华荣是家里独子,也是出名的孝子,原本在外打工,父亲患病后回村陪伴,直到父亲去世。2016年年初,在大家的帮助下他在小村口开了一个小卖部,日子正在好转。35岁的生命却嘎然而止。

伍华荣走了,留下7岁的儿子。消息传开,许许多多的志愿者们前来,看望伍华荣的家人。料理丧事那天,村民严国忙等11人,帮着清理家里的淤泥,整整清理了一天。

村救援应急队员何望林:牺牲前一天通宵巡查险情

52岁的何望林是祖塔村护林员,村救援应急队员,工作15年,他的管理辖区是村部小学到王家湾组。这个6月,大雨下个没停,巡查水库、记录各家各户险情,何望林忙碌着,直到7月1日。

6月30日,暴雨。何望林在各处巡逻,一晚没睡。7月1日,上午7时,祖塔村严师组村民严新华家房屋垮塌,何望林立即前往,来回跑了几趟。紧接着,何望林接到求助电话,刘富初家一口塘漫堤,请其前往勘查,回来已是中午时分。

那天中午,何望林躺在沙发上休息,和严梅香数着村里8户有险情的人家,按危险程度排着名,嘀咕着什么时候挨个去处理。

何望林家隔王家湾组走路要10多分钟,吃完饭,何望林去了一趟王家湾查看险情,那个时候,一切正常。到了2点,妹夫来电,说王家湾出事了,何望林立即前往。

3点钟,何望林回来了,头上冒着一滴滴汗珠。他一进屋,说了一句“出事了,村里发生泥石流,埋了一个人”后,便给村里镇上打电话,打了好几个才打通一个,不到5分钟,何望林再次前往王家湾组。

看着丈夫急匆匆出去,严梅香后脚也跟了过去。那时第二次泥石流还没有来临,远远地看着丈夫站在塌陷的房子前,正在扛树枝,严梅香回家了。直到下午4时30分,一辆面包车从家门口经过,车上坐着几个满身是泥的邻居,也不知道是谁朝着严梅香挥手,大声喊,还不去找人!

“我知道没戏了,他当时就在离险情最近的地方救援。”尽管心里不甘心,严梅香明白,这么大的泥石流里丈夫的生还希望渺茫,她借来手机给远在东海服役的儿子打了电话。儿子何厌强向部队请假后,7月2日上午10点赶回了家,和母亲守在泥土旁,期待奇迹发生。5个小时后,何厌强见到父亲遗体,浑身是泥。

“泥石流来的时候他正在扛树枝。”村民们说,泥石流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我们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埋了。何望林被泥水冲到了几百米开外的地方。

“我以我父亲为荣。”23岁的何厌强这样评价父亲,在他眼里,父亲没有多话,工作尽心尽力。父亲去世后,村里来了几十批志愿者,何厌强婉拒大家捐来的物资和钱,他说,应该把物资给更困难的人。

父亲离世,何厌强请了20天的假,一是为了陪伴母亲,二是为了替父亲完成没来及做完的事。防汛值班,灾后重建,何厌强带着一个“治安巡防”的袖章,在村里忙碌。

毛屋组组长李国军:被埋在6米深的淤泥底下

57岁的李国军是祖塔村毛屋组组长,生产队上的大小事他都记挂在心。

6月30日晚上,沩山乡政府和村干部来人,去往王家湾组疏散村民,李国军一同前往。30日晚上10点回家,那晚大雨,夫妻二人都没有睡安稳。

7月1日早上9点的时候,李国军出门去了村民家里,挨家挨户劝居民去往地势高的地方,肖贵宝、周命冬等人闻讯后纷纷走出家门。没多久,李国军家后的山坡出现山体滑坡,泥土冲了下来,爱人周应立即给李国军打了电话。

“人没事就好,赶紧出家门,不要呆家里,我还要去组里看看。”得知爱人没事,李国军安慰了一下,继续劝村民转移。大家都纷纷来到胡运桃家门口的平地上。

因为泥石流冲垮了水管和电线,李国军家里停水停电,两人去了邻居李密坤家吃饭。隔壁是王正辉家,家里积水严重,许多柜子家具倒下,此前将家里钥匙搁在周应手里。李国军等人将王正辉家里的家具迁出。

2点30分许,因为家里没电,休息了一小会的李国军去小卖部买蜡烛,途中得知王家湾组出事了,埋了人,他立即前往。中途李国军回了一趟家,随后遇到村干部伍国强等人。见到大家前往,李国军换上套鞋就走。爱人周应跟了上去,一路上,李国军一路劝爱人回家,“没事的。”

这话却成永别。在救援中,泥石流袭来,李国军被冲到300米开外的堤下,被淤泥埋了6米深。直到7月3日下午4点多才挖出来。

“他是最后一个挖出来的。”出事后,周应一直守在一旁,没日没夜。周应是岳阳平江人,和李国军在长沙打工相识后便来到了祖塔村,两人没有子女,一直相依为命。

两人没有正式扯结婚证,但在周应眼里,李国军就是自己这一辈子的依靠。李国军对自己很体贴,村里邻居也很友善。这11年来,李国军勤劳肯干,通晓木工活,在两人的努力下,2015年6月17日拆了老房子,同年10月初9住进新房。“他又做木工又当水泥工,一砖一瓦地将新房建好。他对我说,我不会让你受苦。”

“不管以后怎么样,我现在会帮他守着这个家。”周应说,这是一个妻子应尽的职责。

记者采访时,6名来自宁乡沙河市场的市民前来看望,村民王国户一路带领。王国户是死者周爱香的家属,他说,村民见义勇为,家人都铭记于心,他希望以后能多帮助这些遇难者的家人。

63岁严国生:出事前家里地下室被淹2米来深

祖塔村严狮组村民严国生,今年63岁,是个忠厚老实的人。

6月30日,暴雨。雨水加屋后的山体水很快将严国生家里的地下室淹没。到了7月1日早上,淹了有3米多深。黄泥水透过地下室的窗户入室,房间里堆满淤泥。

出事那天,严国生正在屋旁挖渠道,希望将山坡上流下的水引出。周爱香被埋的消息传开,村民们陆续前往事发地点。严国生放下了手中的铲子,一路小跑前往事故发生点。

这个平时里从不推辞的村民,很快投入救援当中。泥石流再次袭来,他一路狂奔,跑到了岸边,却没有逃过石头的袭击,倒在路边。

严狮组组长严命其,发现了倒在一旁的严国生,立即将人抱起,却发现严国生的后脑勺被打了一个大洞,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。严国生是第一个发现的遇难者。

儿子严星强正在家门口哄两个月的小孩,见到一辆辆摩托车运着浑身泥巴的人经过,这才知道父亲出事了。

“他很勤劳,人又本分,村里的人都喜欢喊他帮忙。”严国生离去,村里许多人都哭了。严国忙说,不管是种地还是除草,只要不下雨,严国生都会欣然前往,在当地人缘很好。

父亲离去,许多志愿者纷纷前来,严星强在家门口竖了一块牌子,写着“衷心感谢各界爱心人士对救人遇难者的慰问”。严星强的母亲在2015年因病去世,如今父亲也离去,他唯有抚养好家里的两个孩子,诚恳为人,才能不愧对自己的父亲。

“黑哥”姜成良:亲叔叔家房屋倒塌,他没能去帮忙

因为长得黑,人又仗义,姜成良从小被人称作“黑哥”。48岁的姜成良,是村里第五小组组长,10多年来负责打理组里村民的自来水。6月份,大雨不断,自来水管时而被冲断,时而被洗刷出来。姜成良成天为此事忙碌。6月30日,家里积水,姜成良无暇顾及,在老山坑修复自来水管。

7月1日当天,姜成良听到王家湾出事的消息后,立即前往事发地点。去往王家湾组的路上,姜成良叔叔严运良的女儿喊,家里山体滑坡,压了房子,要姜成良去帮忙搬东西。

“上面埋了人,我来不了了,必须去救人。”姜成良没有停下,一路小跑前进。

“唉,没有办法,他要去救人。”66岁的严运良并没有怪自己的侄子没来帮忙搬东西,他知道,侄子是为了救人,但他忍不住想,要是侄子停下来就好了,哪怕是停留一下下,也许就不会出事。

姜成良的妻子严小军在宁乡县城打工,6月30日那天姜成良发信息,约好7月5日回,一同去参加亲戚家的宴席。7月1日下午5点多,严小军知道姜成良出事的消息,立即赶回家。7月2日9点,姜成良的遗体从淤泥里挖了出来,头部上有两个洞,右边锁骨断裂,左腿已断,全身上下满是伤痕。7月4日,在宁乡县殡仪馆火化。

姜成良家离黄材水库近,采访中记者得知,几年前,一名安化市民掉进水库,姜成良二话没说,跳进水库救人。

“一路走好,愿天堂没有泥石流。”有村民将姜成良等人的信息发至微信朋友圈,许多人留言,哀悼这群在泥石流中遇难的村民。

在此次泥石流灾难中,除了记者梳理出来的何望林、姜成良、李国军、伍荣华、严国生,村民们说,52岁的周立生也在参与救援中遇难,还有77岁的王楚钦,59岁的严卫连,他们出于对村民周爱香的关心,当时留在了事发现场,在泥石流来临时,未能逃生。他们中的很多人,甚至都找不到一张生活照,有的用结婚照截图做成遗像,有的用身份证照片做成遗像。采访中,许多志愿者前来看望遇难者家属,被村民们的义举感动。

周爱香家属王国户说,这些村民的情义,永生难忘。

有关此次泥石流事故大救援的相关真相还将进一步还原。

相关阅读:

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心情版
相关评论

关于东南网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本网·律师严正声明 - 友情链接 - 网上订报 - 给我留言 - 投稿邮箱 - 版权所有 - 人才招聘
Copyright 2008-2010 fjnet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办发函[2001]232号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05022042号)
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福州分所 许水清 律师 电话:13809520738
本站职业道德监督电话:0594-2535366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电话:010-88650507(白天),010-68022771(夜间)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闽)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-2010002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闽)字12号
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:1310572 《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》

主办:福建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