莆田新闻|莆田政务|莆田舆情|本网原创|福建日报看莆田|莆田论坛|莆田视频|财经|房产|汽车|健康生活|妈祖之光|天下莆商|莆阳蔡襄|美丽莆田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《水浒传》成书于明初考——基于袍服颜色的考查

2018-01-03 16:23   来源:大众网  责任编辑:莆田站林静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山东社会科学院 张伟

摘要:《水浒传》的成书时间是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中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,也是该小说研究中的老问题。近年来有不少学者进行了探讨和研究,但研究结果并没有缩小或者消除以往的分歧。文学变染乎世情,小说也不例外,总会烙上作者所处时代的印记。《水浒传》对人物的袍服颜色进行了细致的描绘,根据这些具体描写和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制度与习俗,此书的成书时间应为章培恒等先生所考定的明代洪武或者永乐时期。

关键词:水浒传 成书 袍服 颜色

即便从现代学者们的研究算起,《水浒传》成书于何时也已称得上是个历时近百年的老问题。近百年来,众多学者从多个角度、多个方面进行了探寻,但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。由于文献不足、材料舛错以及早期版本失传等原因,学者们对依据外部证据得出的结论存在不少訾议之处,对基于小说中的某些语句、某种器物等内证绎而出的结论也抱持怀疑。因此,此书成书于元代、元末明初还是明中叶,仍有待于继续考查。事实上,在新文献难以发现的情况下,全面研读小说原著、深入掘发其内证乃是必不可少的环节,这正如石昌渝先生所说:“作为文学门类的小说,无论是以历史还是以当下现实为题材,无论是以现实人生还是以虚拟世界为题材,必定都会打上作者所处时代的烙印。”[石昌渝,《〈水浒传〉成书年代再答客难》,《文学遗产》,[J]2007年第5期,第89-103页。]统观全书,《水浒传》对袍服颜色的描绘非常细致,由这些描写推定,此书应成书于明初。

一、《水浒传》袍服描写体现等级意识

中国古代社会崇尚礼治,服色作为“舆服”的重要内容,属于礼治的重要部分,早在三、四千年前的商周时期对此已十分讲究,秦汉以降的帝王们于御极之初每每要改易服色。董仲舒《春秋繁露·楚庄王》记载说:“受命之君……故必徙居处,更称号,改正朔,易服色者,无他焉,不敢不顺天志,而明自显也”。[赖炎元,《春秋繁露今注今译》,台北:台湾商务印书馆,1984年,第12页。]除了报功章德、彰显治功等功能外,舆服在古代社会中还具有区别等级的重要作用。周锡保先生说:“所以孔子所曰:我从周制。所谓文章,其中包括当时的各种制度,礼、乐、仪、服饰等的上下尊卑,等级分别等的体现”。[周锡保《中国服饰史》,北京:中国戏剧出版社,1984年,第5页。] 相对于古代的诸种衣服,袍服是古代官员们的朝服,其在体现等级差别、地位高低方面的意味更为明显,古今的学者们已经对此进行过论述。五代时马缟在《中华古今注》卷中有“袍衫”一条说:“袍者自有虞氏即有之,故《国语》曰‘袍以朝见也’。秦始皇三品已上绿袍深衣,庶人白袍,皆以绢为之。”[马缟撰、吴企明点校《中华古今注》,北京:中华书局,2012年,第109页。] 当代学者杨荫深先生说:“袍在汉以后即以为朝服之称,其服色历代均有规定,然唐以前尚无严格区别,且臣民均可服黄色。自唐以后,乃惟许天子服黄,臣民不得僭越,以迄清末还是如此。”[杨荫深,《衣冠服饰》,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2014年,第5 页。] 《水浒传》这部中国古代小说巨著对袍服的颜色有着真切的描绘,这些内容明显体现出了小说中人物在等级和地位方面的不同。

首先,小说中炳灵公、方腊等帝王类形像在小说中多身着黄袍。根据中国古代的神仙谱系可知,炳灵圣公为东岳天齐仁圣帝第三子,宋真宗时封为“炳灵公”,[脱脱等,《宋史》,北京:中华书局,2000年,第1671页。]《三教源流搜神大全》则说“大中祥符元年二月十五日封至圣炳灵王”。[叶德辉辑,《三教源流搜神大全》,清宣统元年刻本,第33页。]燕青去泰山东岳庙会争跤时,他随众人来到岱岳庙,恰看到庙中所供奉的“炳灵圣公,赭黄袍偏称蓝田带”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8年,第1088页。]。方腊虽“僭越”称帝,他被梁山英雄们所败后从帮源洞山顶仓皇逃走,为掩藏形迹,他在逃亡的路上“脱了赭黄袍,丢去金花幞头,脱下朝靴,穿上草履、麻鞋”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451页。]由炳灵圣公和方腊的形像来看,小说正以帝王形象来描绘他们的袍服。

对于帝室贵胄,小说则描绘他们多穿紫袍。高俅受小王都尉指派去送镇纸狮子及笔架,其时的徽宗尚为端王,映入高俅眼帘的端王“身穿紫绣龙袍” 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8页。]林冲被发配至沧州牢城,他在路上曾前去造访“也是龙子龙孙”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773页。][的柴进,柴进的装束当时与端王甚为相似:

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,身穿一领紫绣团龙云肩袍,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绦环,脚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28页。]

另外,小说中地位较高的将领多穿红袍。无论是宋朝战将还是辽将,小说均描绘过他们身穿红袍。如秦明是“头上朱红漆笠,身穿绛色袍鲜”,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941页。] 索超则是“团花点翠锦袍红”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941页。] 大辽副都统军贺重宝 “衬着锦绣绯红袍,执着铁杆狼牙棒。”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256页。] 兀颜统军两大先锋中的琼妖延纳“身穿石榴红锦绣罗袍,腰系荔枝七宝黄金带。”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272页。]辽军中的贺重宝、琼妖延纳地位尊崇,自非一般人物不同。秦明本是青州指挥司统制,是青州的最高军事长官。索超是深受梁中书器重的正牌军,其级别固不可证实于现实生活,但在大名府的地位同样尊崇。

在描写地位较低的仆从、商人时,小说又往往指出这些人的服装多以褐色、白色为主。白玉乔伴女儿白秀英行走江湖,四处做笑乐院本,他出场时则“穿着一领茶褐色罗衫,系一条皂绦”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755页。]杨雄、石秀逃亡时在酒肆里遇到了做总管的杜兴,杜兴当时所穿则是“茶褐绸衫”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691页。]武松被发配往孟州,在十字坡酒店遇到了张青,张青当时的服饰则是“头带青纱四面巾,身穿白布衫”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393页。]

宋徽宗、方腊、柴进等人皆着袍服,且颜色与各自的身份相称。白玉乔、杜兴、张青三人不但没有身穿袍服,而且所穿衣服也都是茶褐色衫、白布衫,其中透示的地位与紫绣龙袍、绯红袍崭然有明显区别。

二、绿袍人物在小说颇受欣赏

《水浒传》中所出现的袍服,就其颜色来说有赭黄、紫、红、绿、皂、白等色,以红、绿二色为最多。由于绿袍所对应的品级在明代具有明显的变化,置之于具体的社会背景下考察,这有助于我们判断小说的成书时代。

绿袍有赞美好汉们的气概、性情之意。并非所有的好汉在小说中都穿袍子,但身穿绿袍的好汉除了其性情、本领往往有过人之处外,还往往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。

鲁智深颇有侠肝义胆,史进初见时便注意到他 “是个军官模样”,曾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,社会地位不低,他“禅杖打开危险路,戒刀杀尽不平人”,五台山主持智真长老视为诸僧皆所不及。他在小说中第一次出场时身上所穿也是绿色战袍,小说第三回《史大郞夜走华阴县,鲁提辖镇关西》中写道:

史进看他时,是个军官模样。怎生结束?但见: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,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,上穿一领鹦哥绿纻丝战袍……身长八尺,腰阔十围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39页。]

金圣叹他评点此段文字说:“凡接写两人全身打扮处,皆就衣服制度、颜色上互相照耀,以成奇景。”[陈曦钟、侯忠义、鲁玉川辑校,《水浒传》(会评本)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1987年,第85页。]这比较明确地道出了绿战袍在刻画鲁智深形象时的重要作用。

在梁山诸英雄中,“仗义是林冲”,他在晁盖等人进退两难之际火拼王伦,促成梁山首次聚义,推进了梁山大业的发展。但他功成而不居,金圣叹称其“豪杰有泰山岩岩之象”。[陈曦钟、侯忠义、鲁玉川辑校,《水浒传》(会评本),第362页。]在上梁山之前,他身居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之职,外享有盛名,内有贤妻,人生正当快意之时,小说描绘其洒脱与飘逸的精神气度时正由绿袍加以渲托,小说第七回《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》写道:

智深听得,收住了手看时,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。怎生打扮?但见: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;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;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;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。穿一对磕瓜头朝样皂靴;手中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。那官人生的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……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01页。]

林冲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,威猛粗犷似张飞,但他手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,则似较张飞多几分儒雅。他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,自然应与自己所处的气质身份相称。

再如赫赫有名的好汉没羽箭张清,他上梁山前曾以普通的石子将梁山十数位好汉打得丢盔弃甲、头破血流。鲁智深、武松等都曾着过他的手段。上梁山后,他与众好汉在迎战童贯、征伐大辽时立下不少战功,其英姿亦多由绿战袍衬出。小说第七十六回《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》写道:

为头的战将是谁?怎生打扮?但见:枪横鸦角,刀插蛇皮,销金的巾帻佛头青,挑绣的战袍鹦哥绿。腰系绒绦真紫色,足穿气袴软香皮。雕鞍後对悬锦袋,内藏打将的石子;战马边紧挂铜铃,後插招风的雉尾。骠骑将军“没羽箭”,张清哨(路)最当先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112页。]

小说第八十四回《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》又写道:

正战之间,“没羽箭”张清看见,悄悄的纵马趱向阵前,却有檀州败残的军士,认得张清,慌忙报知御弟大王道:“这对阵穿绿战袍的蛮子,便是惯飞石子的。他如今趱马出阵来,又使前番手段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226页。]

鲁智深“鹦哥绿纻丝战袍”,林冲“单绿罗团花战袍”,“没羽箭”张清则“战袍鹦哥绿”,几人战袍花样不同,但战袍为绿色却大致无差,这些描写都说明绿袍在体现好汉们形象及气质上具有重要作用。

秦明、索超等人在上梁山之前多身穿红色袍服,他们的这种装束与各自的性格有一定的关系,秦明绰号霹雳火,索超则是“急先锋”,红色战袍正有助于显示其性格急如烈火,烈似霹雳。这并不意味着穿红色袍服者的地位远远高于穿绿色袍服者,另一位著名好汉关胜,为“汉国功臣苗裔”,被拜为“领兵指挥使”后统兵征讨梁山,其装束是“金甲绿袍相称”,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953页。]其职位不低,地位亦高,却也是身穿绿袍。由此可知,红袍与绿袍在体现人物的地位上虽有差别,但没有本质的差别。

再从朝廷的赏赐来看,绿袍似与红袍也差别不大。宋江力排众议,坚持招安,几番周折之后,招安终于成行,这对朝廷来说是大事,也是梁山发展过程中的“重重喜”。在如此重要的场合里,宋江等好汉获得了徽宗钦赐的红、绿二种衣袍。宋徽宗于宣德楼上观看梁山好汉们的雄壮军容,龙颜喜动,且要求众好汉皆换上御赐衣袍。小说第八十二回《梁山分金大买市 宋公明全伙受招安》写道:

且说道君天子,同百官在宣德楼上,看了梁山泊宋江等这一行部从,喜动龙颜,心中大悦。与百官道:“此辈好汉真英雄也!”观看叹羡不已。命殿头官传旨,教宋江等各换御赐锦袍见帝。殿头官领命,传与宋江等。向东华门外,脱去戎装惯带,各穿御赐红绿锦袍,悬带金银牌面,各带朝天巾帻,抹绿朝靴。惟公孙胜将红锦裁成道袍,鲁智深缝做僧衣,武行者改作直裰,皆不忘君赐也。[施耐庵、罗贯中著,凌赓等校点《水浒传》(容与堂本),第1203页。]

此处明写徽宗所赐为“红绿锦袍”,公孙胜、鲁智深、武松等人所着皆为红色,三人都居身天罡星之列,由此推之,天罡星所得赐物当为红色,地煞星所得当为绿色。绿袍或者稍次于红,但同样体现着皇帝对好汉们的欣赏,其所隐含的庄重喜庆之意应与红袍相似。

相关阅读:

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心情版
相关评论

关于东南网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本网·律师严正声明 - 友情链接 - 网上订报 - 给我留言 - 投稿邮箱 - 版权所有 - 人才招聘
Copyright 2008-2010 fjnet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办发函[2001]232号 闽ICP备案号(闽ICP备05022042号)
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福州分所 许水清 律师 电话:13809520738
本站职业道德监督电话:0594-2535366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电话:010-88650507(白天),010-68022771(夜间)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闽)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-2010002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闽)字12号
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:1310572 《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》

主办:福建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